<sup id="rrz1a"></sup><dl id="rrz1a"><ins id="rrz1a"></ins></dl>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慶元政務>>綜合信息>>全域旅游>>品味慶元

            西川村,一個被風吹老了的孤獨者

            發布日期:2018-10-03   

              記:風把西川村吹了一遍,又吹了一遍……

              ——引自流泉的詩

              

              幾乎沒有多少人知道在浙西南的高地慶元縣,還有一個叫西川的舊村落。我不知道這對西川村是喜是悲?喜者,她還能以孤獨者的姿態繼續孤獨下去;悲者,她只能以孤獨者的姿態繼續孤獨著。

              聽說西川村的名字之前,我并不孤獨,與“一日三餐”和“喜怒哀樂”生活在一起。西川村這個地名闖入我的身體是瞬間、偶然和自私的,沒有任何征兆。

              就在冬日的早晨,我像一個不速之客跟隨另一群不速之客走進西川村。

              黃色的泥土墻,詩人筆下的風,把西川村吹了一遍,又吹了一遍……呈現的意象,如同她們剛從西北的戈壁灘吹刮到了江南的山坡上。她們只為與陽光相愛,與山水相親,與天堂相近。這不是一間土墻房,也不是兩間、三間,而是一整片、一整片的,凌亂中帶著風水學的智慧,堵在了一座山與另一座山偷情的路上,守在了一條溪與另一條溪約會的背后。

              我無法數清這些土墻房的數量,也找不出她們排列的規則。對她們來說,大小高低并不重要,而在我的眼里,她已被風吹刮得東倒西歪,在一塵不染的后退中,將幸福地死去,或幸運地活下來……

              西川村也許不大,但當我走進這個舊村落,就好像被一座迷宮吸了進去。一行十余個貿然闖入者除了不能見到各自的行蹤,連腳步聲也被消解得一干二凈。

              站在西川村的任何一堵土墻前,我都能感受到冬日陽光的恩賜。也許等到夏天,這又將是另一種景象。但我愿意相信冬天,相信西川村的固執。在冬天,我甚至找不到風的方向,估計它們吹亂了西川村的土墻房后,就已躲到遠處,窺視一個孤獨者如何死去,或者下一個孤獨者如何享受孤獨地死去。

              西川村是神秘的,充斥著被孤獨灼燒的時間。

              此刻的西川村在為自己而活,泥土墻的破敗改變不了他們對時間的茫然。

              當我信步走進一戶人家,主人熱情地招呼著喝茶。茶葉是粗的,水沒有任何味道,對西川村的守護者來說,任何口味的改變都是一種褻瀆和挑釁,他們沒有考慮改變或展望,未來是一張白紙。

              從現在起,啜飲一縷冬天陽光比城市高貴。當陽光穿過泥土墻的空隙,打在房間里的老灶臺上,我品嘗到久違的歡喜。這是西川村最富足的日子,他們不關心闖入者的意圖,他們有自己的音樂和酒漿,磨平的門檻上長出一對眼睛。

              我不知道自己已在西川村走了多久,只是一直沒有遇見同行的那十余個人,也沒有聽見他們靠近或走遠的腳步聲,這一刻的時間是停滯的。我不敢確定他們散落在西川何處,或者他們被西川的哪座房子、哪堵墻所羈絆,帶著相見恨晚的驚喜,用自己的身體與泥土墻摩擦,只為找出一個相愛的理由。

              我的揣測只是世俗的想象,但卻希望獵奇的人們不要說出“愛”這個詞,“大”起來的情感總是排斥著孤獨。用泥土砌起的房子,冬天學會溫和,到夏天,將繼續保持他們溫和的想象,我愿意再留給風一點點、一點點吹過來的希望的情愫。

              風還將繼續吹,把西川村吹了一遍,又吹了一遍……

              在另一條小巷子里,我見到兩個曬太陽的老婦人。她們告訴我,西川村不過百余戶人家,不到五百人,年輕的已全部外出打工,留下四十七個留守老人。我看到那些房子掛著鐵鎖,門是破敗的,與破敗的泥土墻相依為命。透過破敗,我能看清破敗的桌椅和房梁,被風吹破的日子更加殘敗。我要為風的意象憂傷。

              老婦人說,村莊最早祖先是放牛的,某一天放牛至此,牛不肯回家,祖先大概猜想,牛且如此,何況人乎?于是舉家遷移至此定居,繼續放牛、砍柴,曬著太陽……

              西川村留守的老人中,最長壽的已九十三歲,最年輕的也有七十多。這里的人們與世無爭,對于壽命的長度,不奢求,順應天命。兩位老婦人的普通話我無法辨別,只能從她們的手勢中感受某些自信。“這里沒有學校,孩子們出去后,不會再回來了,我們守一天是一天。”老婦人的語調在陽光下顯得低沉、蒼涼,掛在大門上的鐵鎖日益銹入時間的深處。

              在西川村老人的世界里,只有風還會再來,而有些風卻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這個村雖然不大,卻有三個姓,吳姓人口最多,其余的張姓和陳姓差不多”。老婦人再次講出了西川村的秘密。

              吳氏祠堂被一把鐵鎖把持,大概他的孩子已很久沒有回家。

              藏在西川村后的張姓祠堂里,我發現正梁上寫著“建于道光十九年”的字樣。那一年林則徐在虎門銷煙,龔自珍寫下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詩句,那一年西川村的張家祠堂剛剛建成。1839年的故事和張家祠堂間并無關聯,“鴉片戰爭”、“辛亥革命”、“五四運動……”也統統與西川村無關,就像我,雖然與這里的陳氏大宗不相往來,甚至形同陌路,卻要自作多情的感慨。

              我最后還是不知道陳氏祠堂藏在西川村的哪堵墻后,我的到來注定是孤獨的,也是一個陳姓族人的孤獨。我察覺不出風是從哪個方向吹。

              走出西川村,闖入者中的女攝影師告訴我,西川村以前是一條古道,也曾熱鬧,也曾重要,也曾風光,只是后來荒廢了,成為一個孤村。近年當地政府為村莊修建了一條水泥路,由于沒有生意,公交車已經停開。但無論是否有車,西川村的村民還是習慣行走在原來的山路,因為方便,因為踏實,或沒有因為。

              女攝影師在介紹時,恰好一位老人沿一條淹沒在雜草間的老山路,從山底挑著一擔雜物上山。我沒有上前打探老人的年齡,也不問他擔子里挑的是什么,僅僅擦肩而過,一如風的經過,不過一晃,又不見了他的身影。

              我還是不知道風吹走的方向,一如老人突然的消失。

              西川村的老人終有一天會全部消失,今天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與他們相遇。這一陣曾經來過的風,今天已將西川村吹了一遍,何時又吹了一遍?沒有人回來修繕他的故事。

              我終于沒有看到挑擔老人上山道路的盡頭,只能想象數十年前的一幕幕該如何出現。我不知道今天之后,或更遠的某一個點,西川村是否還能繼續以孤獨者的姿態孤獨下去?四十七個老人也許并不孤獨,他們曬著太陽,傳說一頭牛的模樣。遠處的孩子不會聽從他們蒼老而疲憊的聲音。

              走出西川村,我想象不出孤獨之后還剩什么?或只是沉寂,那就與天地同壽了。

             





            (文章來源:慶元縣政府網 責任編輯:慶元縣旅委)
             
             

            主辦:慶元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備案號:浙ICP備10007696

            浙公網安備 33112602000045號 網站標識碼:331126

            建議分辨率1024*768 建議使用IE8.0瀏覽器瀏覽本站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sup id="rrz1a"></sup><dl id="rrz1a"><ins id="rrz1a"></ins></dl>
              
              

                        <sup id="rrz1a"></sup><dl id="rrz1a"><ins id="rrz1a"></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