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rrz1a"></sup><dl id="rrz1a"><ins id="rrz1a"></ins></dl>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慶元政務>>綜合信息>>全域旅游>>品味慶元

            藏在鄉愁記憶里的干菜

            發布日期:2018-10-19   

              常常會想念家鄉,想念炊煙從煙囪里裊裊升起,然后消失在鈷藍純凈的天空里。干菜的香味也是從那個時候“哧哧”溢出的,也是一小會兒就沉淀入打馬而過的年少時光里。

              干菜有分為青菜菜干與白菜菜干。農村里家家戶戶都會種時令蔬菜,過了生長的季節,蔬菜不是枯竭就是衰老,自是無人去采食。幸好白菜青菜還可以采摘制成菜干。所以,我們便可一次又一次從那一掬又一掬的干菜中體會生命的灼碩與寂寥。我最喜食青菜干。人們普遍用豬油燒菜干。買上一斤五花肉,將肥肉煉成油。在滾燙的油中置入蔥姜蒜,將燉過的肉與菜干擲入,加點水,菜干與肉便在鍋中噗嗤翻滾。菜干燉爛了,美味的干菜扣肉也好出鍋了。

              我喜歡家鄉的干菜。它于家鄉的土中生長,喝家鄉的山泉水長大。即使它來到了異鄉,卻帶來了家鄉的土壤和水分,所以在外的游子無論如何也離不了根了。畢業后到金華工作,走在街上,時常會聽到鄉音。每回,我都要忍不住上前同他們打聲招呼。鄉人時不時會回鄉,而后帶來了家鄉沉甸甸的四季。春天,老家新炒制的茶葉大包小包的來了;夏天,他們帶來家鄉的烏飯與立夏羹; 秋季,家鄉出產的干菜隨之駕到;冬天,飯桌上便會呈現熱騰騰的黃粿。人多物少,東西剛到,很快就分光了。大家分享的是美味與心意,自然不會過于計較物多物少。

              吃過很多地方的干菜。除了家里親戚自制的,便是縉云的干菜最好吃。不過也有人說仙居的干菜味道也很贊。各人的口味不同,所以自是不好與他人爭辯哪個地方的干菜好吃,哪個地方的干菜入不了口。全國各地,大街小巷,縉云燒餅的牌子懸掛高高的。和我們家鄉的香菇一樣,自有獨特的招牌。縉云的燒餅好吃,自然離不開干菜的功勞了。不論在哪個地方賣燒餅,可以買當地的豬肉,但干菜一定要回縉云采購。這也是我和賣燒餅的阿姨混熟后得知的。到一座城市,如果不是特意去尋找當地的風味,我總愛買一只燒餅。在南京的街頭啃燒餅,在宏村的青石板路上啃燒餅,在北京深深的胡同口啃燒餅,若不是三月的三亞已像個火爐,我定會在迷人的亞龍灣邊啃一只燒餅的。特別是到縉云去,一下車我便四處逡尋燒餅的身影。因為我始終認為縉云的干菜燒餅最好吃。仙居的干菜也常被制成燒餅。不過我覺得仙居的干菜偏甜,燒餅被甜味覆蓋,我吃的便是餅的甜而不是餅的香了。

              魯迅的《風波》中,老封建趙七爺登場的時候說的便是“好香的干菜,聽到了風聲了么”?人們在那領略干菜的美味時,因為這個老古董的到來而破壞了心情,真是一件煞風景的事。

              在許多不同的地方輾轉停留,于是我便忘記了干菜的制法。好多年輕的小媳婦早已過慣了“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日子了,那些關于“田螺姑娘”的美好傳奇故事似乎也難得上演了。可是,我卻一直記得干菜分為青菜菜干與白菜菜干啊!至于如何加工干菜呢?我自是一竅不通的。

            我來自那個地方,卻差點忘了它的模樣,于是我真的不知道干菜一生的灼碩與寂寞了。





            (文章來源:慶元縣政府門戶網站 責任編輯:慶元縣旅委)
             
             

            主辦:慶元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備案號:浙ICP備10007696

            浙公網安備 33112602000045號 網站標識碼:331126

            建議分辨率1024*768 建議使用IE8.0瀏覽器瀏覽本站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sup id="rrz1a"></sup><dl id="rrz1a"><ins id="rrz1a"></ins></dl>
              
              

                        <sup id="rrz1a"></sup><dl id="rrz1a"><ins id="rrz1a"></ins></dl>